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视角 >> 正文
SAT的“经”如何被念歪的?
来源:文汇报  时间:2014/4/2  作者:唐闻佳  点击数:671

SAT的“经”如何被念歪的?  从应试培训看中国学生赴美留学遭遇种种难题

    SAT现在真的很热。不论是今年首场在香港亚洲博览馆上演的“万人考场”盛况,还是前不久被媒体疯转的2016年最新版SAT考试方案,这都指向一个无法回避的现象:考SAT,去美国读本科的中国学生,越来越多。

    但回顾这五年,中国学生在美国本科课堂上遭遇的问题越来越多。昔日被欧美名校录取的中国学生频频曝出被学校“劝退”或“主动休学”。《纽约时报》更是在2011年刊文“中国难题”,直指中国学生因为英语不过关、学术能力堪忧,给美国课堂带去“灾难”——教授无法按计划完成教学大纲,课堂进度受阻。

    “考得进名校,但读不完名校。”一名哈佛校友招生官曾这样对记者说起中国学生在美留学的尴尬。这与不少中国学生没有真正获得海外高校所需的学术能力紧密相关。

    最近,一些留学专家接受记者采访时,谈及“SAT热”,也无不流露出担心。在他们看来,中国孩子学术能力的“后天不足”恰恰与国内现存留学培训市场“只求分数、只求结果”的心态有关。而其中最典型的,就是SAT培训。

   

检验中国学生学术能力时,SAT“失灵了”

    SAT的“经”被念歪了。这是英锐教育副总裁朱非一近年来十分强烈的感受。在他看来,SAT是一种学术能力测试,考察学生有没有完成美国大学本科四年的学术能力。但,美国学校发现,SAT在检验中国学生这方面能力时似乎“失灵了”。

    “如果学生SAT考到2000分,在美国高校看来,这表示他的阅读能力已达到大学标准,但结果,这孩子在课堂里几乎难以生存。为什么?因为那是刷分刷出来的成绩。”朱非一的印象中,如果这是个勤奋的孩子,可能就没觉睡了,得通宵学习;如果不勤奋,很可能半途而废了,休学,转学,或回国。

    这种担心有大把的现实案例。2012年,一名内地学生以2230分的SAT成绩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录取。但去年5月,他被该校以学习能力与SAT成绩不符而退学。据报道,听不懂上课内容、论文、小组作业、学期演讲、期末考试,这些无一不是这名学生的拦路虎。而此前为了去美国,“他用了两年,背了超过200篇范文,重复做过4遍历年SAT真题和模拟题。”

    现在,“刷分”在中国留学生中似乎成为“群像”,不考两三次SAT都不好意思提交成绩,考个七八次的也不在少数。由于赴美读本科的学生越来越多,名校竞争激烈,人人都恨不得考出2400分的满分;但问题是,即便满分,也不一定被录取。录取了,还可能被退学。这是一种很纠结的状态。   

只求分数,急功近利把学生“越送越远”

    在关注国内留学培训市场的人士看来,中国学生在国外课堂“水土不服”与国内的培训思路有一定关联。

    “培训有两种思路,一种是研究考试找规律,摸考官思路,这是反向倒推,主要做法就是试题分析,题海战术;另一种是看考试考查什么能力,给学生打基础。比如,要提高学生的逻辑能力,在培训中引入美国法学考试(LSAT)的题型,引导学生提高逻辑推理能力。”英锐教育SAT学术部分负责人金起兑分析,选择什么培训思路,近期效果、远期效果如何,一目了然。

    这些年,金起兑在课堂观察中发现,中国学生普遍在数学上很有逻辑,而文学作品也是有内在逻辑的,但学生们则表现一般。而这种能力是大学学术生涯阶段的“必备生存技能”。

    没错,这里的确说的是“生存”二字。因为在美国高校,想毕业,不容易。2013年美国教育部对在校本科生的数据显示,40%的国际学生6年都毕不了业,中国学生的比例更高。

    “中学和大学很不同,大学里的阅读量、写作量大增,每门课每周就有500页-1000页的阅读量,还要完成若干论文、小组项目。很多美国高中生也会不适应,何况中国学生。”朱非一直言,有关SAT的培训辅导目标不应是帮学生怎么考试,怎么“刷”高分,而是怎么在大学“存活下来”——因为它的考试设计,能“预测”学生是否能适应大学学术生活。   

如何借SAT培训,提前适应大学生活?

    SAT真能发挥这么神奇的功能?不妨看看SAT考试设计,这是一门时长3小时的考试。在一些培训机构,一次SAT的授课时间也是3小时,并且30分钟切换一个讲课主题,比如写作、语言、数学。这并非巧合。

    “看过SAT考卷的人很清楚,SAT的试卷除了一开始的作文,数学、语法、阅读都是穿插在一起的,好像车轮战——开始给你几道数学,然后出几道语言,最后再来几道数学,这是有违人的注意极限的,但它就是考察你的耐力、学术专注力。要知道大部分16、17岁的孩子很难高度集中,能做到的,无疑就是佼佼者。”朱非一分析。

    从SAT的发展史也可以看出SAT与美国大学学术生活某种关联度。始于上世纪20年代,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成为美国流行的一种测试,SAT最初闻名的年代是作为一门“智商测试”——它不涉及学科知识,至今也是如此。也因此,有人据此总结了它和竞争对手ACT考试的本质区别,同样作为一门美国大学入学时的参考,ACT涉及的是高中学科知识,被视作“对过去学业的最好总结”;而SAT注重学术能力测试,不考察学科知识点的记忆,被视作“预测未来的考试”。或许也因为这样,它从当年的一门智商测试,被美国的大学们“相中”作为录取时的重要参考。

    在业内看来,我们现在的问题是,“反向倒推”式的SAT培训太多,只求分数,这种训练并没有让学生真正做好掌握美国大学课堂的技能。而统计显示,中国、印度是在美国的两大留学生群体,但印度学生以读研究生为主,中国学生读本科的越来越多,每年有10万多中国学生去美国。因此,对中国而言,如何让这些孩子更好地掌握海外高校的生存能力,显得更为迫切。

版权所有 © 基础教育质量评价研究所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梦山路73号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88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