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探讨 >> 正文
呼唤“大语文”:重知识到重素养
来源:人民日报  时间:2013/11/23  作者:赵婀娜  点击数:612
    语文教育的“理想国”

    长一段时间以来,公民语文素养的现状并不令人乐观,体现在一些年轻人日常对汉字使用的随意、对汉语言文化失去敬畏之心,体现在一些人对于民族文化认同感和崇敬感的减弱,体现在经典文本中蕴涵的审美与道德内涵的被漠视…… 

    不久前,中国人民大学宣布将“大学语文”从必修课的目录中删除,再次引发了公众的讨论与担忧,在全社会语文素养并不理想的当下,此举对语文而言是否将雪上加霜?

    你具备语文知识吗?”当被问及这个问题,会有不少人给出肯定的答案。但当被问到“你具备语文素养吗?”恐怕就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出肯定回答了。

    何为语文素养?打个比喻,如果将语文素养比喻成一个金字塔,塔尖是包括字词使用、语法结构等语言能力的体现,而塔基则是一个包括言语主体的思想水平、道德品质、审美情趣、文化品位、知识视野、智力发展与个性人格在内的复杂构成。日常生活、交流及书写当中语文能力的体现,是源于塔基诸多复杂成分的共同作用。

    我们克制“一朝之忿”了吗

    日前,记者在采访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李山教授时,李老师对当代人语文素养缺失的忧思让人记忆深刻。

    第一个例子相对直观。“不久前,复旦大学课题组通过验证曹操家族DNA,推断出曹操父亲并非过去所流传的夏侯氏的后人,更不是西汉第二任相国曹参的后人。播出这条新闻时,一些新闻主播对曹参之‘参’的读法十分凌乱,有的读为‘shen’,有的读为‘can’,令观众无所适从。”

    第二个例子更加深刻,是有关“一朝之忿”。李山老师谈及,不知从何时起,我们发现周围的戾气越来越重,两个陌生人因为一个误会便能大打出手。从心理学的角度解读,这是一个社会心理学的问题,源于生活节奏加快、压力增大,可从文化的角度来看,这何尝不是一种缺乏语文素养的表现。《论语·颜渊》中有“一朝之忿,忘其身,以及其亲,非惑与?”盛怒之下做出过激之事,忘记自己的身体也连累了父母,这是“惑”。克服“惑”、克服“情绪做主”,完全可以从人文的角度,从加强语文教育和人文修养着手。如果所有人能熟读《论语》中这个典故的精神内涵,社会上的戾气也许就会少一些。

    李山老师对当前公众语文素质的忧虑得到了四川师大教育科学学院相关课题组研究者们的认同,通过调查发现,当前的青年人普遍存在文字使用不规范、逻辑思维水平低下、母语情结弱化等问题。从实习和用人单位反馈的信息来看,很多普通话测试通过二甲的学生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语言逻辑混乱、当众演说能力较差等问题。而且,大学生普遍阅读面狭窄,很多学生既不关心时事新闻,也不阅读文学经典。“上述问题如果长期得不到解决,汉语恐将会因国民母语能力的普遍低下而面临退化危险。”该课题组负责老师强调。

    “提一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班主任老师多由语文老师担任?”李山强调,“因为语文教育不是简单的知识的灌输、技法的传授,而是涉及修身养性、品德造就。我们看苏东坡的《赤壁赋》、蔡元培的美育,里面包含的情绪、品德的内容实在太深刻了。语文素养包含健全的人格、宽广的心胸、知足常乐、自强不息等等,甚至包括民族的文化慧命,而这些,才是最宝贵的,才是‘大语文’教育的使命。”

    有关语文教育应该强调“工具性”还是“人文性”的论争,长期以来一直存在。而因为受到来自高考的压力,基础教育阶段的语文教育也长期徘徊于“工具性”与“人文性”之间,难于寻找到合适的“度”。

    正是在这样的两难中,各教育阶段的语文教育教学遇到了不同程度的、重知识传授还是重能力培养的困惑。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中国人民大学才“痛下决心”,拿“大学汉语”“开刀”。

    中国人民大学教务处处长洪大用介绍,人民大学自2007年在全校恢复建设“大学汉语”必修课程,面向全体学生开设,要求学习2学分。经过多年的教学实践,学校发现课程教学中存在着目标定位不够清晰、与专业教育脱节、教学质量不均衡、师资力量不足、学生满意度不高等多个方面的问题,甚至沦为“高四语文”。

    有鉴于此,学校认为,大学语文教学应与此前学习阶段的语文教学有明显区别,有合理分工。大学语文应当注重向上升华,培育学生的人文素养;向纵身拓展,培育学生的专业表达能力;向实践延伸,培育学生综合性的语言应用能力。大学语文教学不能仅仅止步于“大学汉语”这样工具性较强的通论性课程,应该更加突出人文性,应更加丰富、立体、深入、多元。

    中国人民大学开展语文教学所遇到的困惑,正折射出各个教育阶段语文教育的普遍困惑。在语文教学的课堂上,鲜见老师纵横捭阖、慷慨激昂的演讲,多见字词辨析、语法结构的讲述。

    对此,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曹文轩深感忧虑:“一个老师不只是具有一份很详细的设计性的教案,还应当有一份像样的讲稿;一节语文课不只是提问,应当有一段一段十分地道的言语,像宝石一样镶嵌在整个教学过程中,这些话熠熠生辉,照亮课堂,也打动听者的灵魂。”

    “我以为,一个讲授者,应当知道讲台是属于他的,那是他的位置所在,那是他发心魂之声、发智慧之声、发启蒙之声的地方,也是给每一个孩子发声的机会。将教鞭当成羊鞭,将这群羊赶起来,去山坡,去草地,去水边,这是一幅现代画,现代课堂最生动的画面,但这并不应当是以讲课者的失语为代价的。最理想的课堂应是强强集合,有众声喧哗,也有独领风骚,要让那些孩子在那一刻领略老师的才华与风采,领略文本的精髓。”曹文轩描述了语文课堂的“理想国”。

语文课堂,让美之花绽放

    如何让语文课堂有效完成语文素养培养的功能?采访中,福建省龙岩第一中学教师邱静芳的教学日志令人难忘:

    我们阅读迪特里希·朋霍费尔的《狱中书简》:“愚蠢是一种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一种理智上的缺陷。”我们探讨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不管别人说什么做什么,我自己一定要做个好人;正像一块翡翠、或是黄金、紫袍,保持天生的光彩。”我和学生探讨:“没有人能代替我们行动,同样,也没有人能代替我们思考”……经过这样的探讨和学习,许多文本引发了学生们的共鸣。学生们说,他们从语文课堂里学到了如何做人,而不仅仅是语文。

    看着邱静芳老师这样的教学日志,无法不令人感佩、令人震撼,可以想象,这样的课堂该有多么生机盎然,该是多么诗情画意,那是思想的碰撞、审美的升华、心灵的净化。这样的语文教学打破了应试教育的藩篱,自由奔放,是真正的“大语文”和“真语文”。

    培养“语文素养”,除了对阅读的强调,还应有对写作能力的注重。对此,曹文轩曾指出,“一个完整的人、完美的人、完善的人应该具有写作能力。一个人能够写一手好文章,这是一个人的美德。日后无论从事何种工作,都得有一个基本的本领,就是写作的本领。要懂得文章之道、文章之法。”

     对此,李山老师主张,语文素养中写作能力的提升,要从改变作文教学中普遍存在的“套路”、“套话”开始,鼓励学生的个性思维、抒发真情实感,培养学生丰富健康的人格,进而营造整个社会健康良好的文风。

版权所有 © 基础教育质量评价研究所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梦山路73号 邮编:350001 电话:0591-88888888